眼前一片黑暗,真的讓人很不適應,好久沒遇到這樣子的情況了,為什麼想不起上一秒的自己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會跑到這個地方來呢?

 

 

只記得兩天前,和幾個剛認識沒幾天的朋友聚在垃圾場旁的一小角,密秘商討著搶劫城裡最大間的銀行的犯案方式及細節,目標中的那間銀行是這一兩年才剛剛新成立的私人銀行,雖然大家不知道他們怎麼辦到的,可是這間銀行的營業成長額,年年一直高居不下,加上極高的存款利息,又有每年度的存戶分紅,比起一般對客戶小氣的要命的公立銀行,雖然有每次提領都要支付一小筆金額這小小缺點,但在這種不景氣的時代,城裡的人還是都瘋狂的將錢往裡面存放著。

        想當初自己還找的到零工打時,也是拼了命的將錢往裡面存,甚至連三餐都省下不吃,只為了想多存點錢下來,總是以後討老婆有得用,可是沒想到公司是一間間的倒,原本需要人工的地方,都改成自動化設備,在人人都是高知識、高學歷的社會,工作卻漸漸被不需要薪水、不會喊累、不用供應膳食的智慧機器人取代,剩餘能夠由人力打零工的機會變成是僧多粥少的狀況,搶到頭破血流都有可能。

在將剛領到的錢全數存進銀行之後的隔天,才從通聯網上的信息箱收到自己已失業的短訊,雖然期間曾試著四處找尋工作機會, 但怎麼搶也搶不到一個,反而是眼睜睜的到著機會愈來愈少,路上、工地、工廠的智慧機器人愈來愈多,甚至連自己住的地方也有一個。

新一代的智慧型機器人做的可真是精緻,更是可媲美為上帝的傑作,擬真的外型走在路上已經快要分辨不出誰是真人了,除了它們左耳所戴的一個紅寶石耳環可以供人分辨,現在連三歲小娃都知道那是它們的接受器,正常人也不會去配戴那種型式的耳環,好端端的一個人,誰想被當機器人看呀?

擬真又亮眼好看的外型只是個商人的販賣噱頭之一而已,真正讓人佩服的是在人工智慧的部份,不但可以依環境成長學習,更有像人類一般判別的能力,而不是像傳統的機器人單靠邏輯分析來做決定,它們可以綜合道德觀念、現實環境條件,更也懂得人情世故,真不曉得背後那群開發工程師們,到底是怎麼辦到的,能寫出這麼完美的程式,這在二十年前的各大研究論文中,可是被判定為絕無可能性,不值得浪費金錢與時間在上面作探討。

硬生生的餓了兩三個禮拜後,被政府公寓因拖欠租金為原由,將身上僅剩的錢繳出來當做罰金後,被公寓管理系統剛申請的智慧機器人警衛連著家當一起從垃圾處理口丟了出來,在被丟進垃圾口的當下,心中不禁慶辛起還好因為沒錢只能住這棟已經五十年以上的老舊公寓,公寓裡理所當然沒有現在盛行的自動垃圾處理系統,否則自己還真是會死的冤枉,在來不及反應時就被化成粉塵。

記得公寓提出要申請智慧機器人取代現在的警衛時,自己也是有在申請聯屬書簽下名字的其中一個住戶,整棟住戶同意簽屬達到了百分之百。會來住在這種破舊的政府公寓,大多是經濟拮据的小老百姓,每一分錢對他們都像命一般,花錢總是希望花在刀口上,請來昂貴的真人做管理員,做的還不如跟政府申請來,每年只需區區幾分的維修保養費的機器人那樣仔細,不但省了大筆的負擔,也讓自己居住的安全保障大大提升。

在身無分文又無家可歸的情況下,在街頭上又游盪了一兩天後,想起銀行裡的錢還有些先前存下的錢,可以領些出來糊糊口。拖著將近無力的身軀到銀行,剛對著櫃枱營幕裡那漂亮的櫃枱小姐提出領出餘額的要求時,才發現因為自己積欠的租金,被銀行將帳戶封鎖起來,並接著從那虛假冷的笑容中以優美標準的嗓音,告訴再過一天後如果不將欠款付清的話,銀行將會將存戶中所有的餘額,全數結清付交於政府。

 

 

自己呆愣愣的想了數十分鐘,想起了前些陣子發生的事,卻還是沒想出自己怎麼會在這個伸手不見十指的地方。

總覺得這樣待著不是辦法,自己該做點什麼事來解除目前的困境,向週遭環境探了探,是一個剛好能容納自己一個人的空間,伸手向牆上摸去,牆面不似想像中的光滑,而是有規律性的凹凸不平,彷彿像是電路板般冰冷冷的金屬表面。

忽然間感覺到四週的牆壁不斷的向自己靠近,心中不禁大慌,在空間縮小的同時,牆壁也亮起了微弱的紅光,在黑暗中許久之後,瞬間接觸到這樣的光線,眼前剎時看不見任何東西,等到視力漸漸恢愎時,牆壁已緊貼在身體旁邊,還在不斷的向內擠壓中。

 

 

想起來了…

 

同夥搶劫的人之中,有一名是從那間銀行被迫離職的,不但工作無預警的忽然飛掉,連存在銀行之中的薪資也一毛錢都領不出來,原由是人事規章中的第二條、競業禁止內容其中一段:凡公司離職之員工,必需扣壓存於本行之薪資一年,待証明其在一年之中,未從事任何與本行相關工作性質之行業,即可提出申請薪資歸還。

傑這可憐的傢伙,因為當初覺得身為銀行行員儲蓄利息是一般人的一倍多,所以義無反顧的將所有的薪資留在工作的銀行中,也沒想過自己會有失業的一天,畢竟這麼大、獲利這麼好的一間銀行,誰肯相信它會有倒掉的一天呢?事實証明它也並沒有倒,獲利更是節節上升,身價只有水漲船高可以形容。

是他被淘汱掉了,雖然當初是以滿分的成績考進銀行的,但與現在的智慧型機器人相形之下還是差遠的很。

當銀行將第一線的櫃枱人員,抽換成一批螢幕顯像人員時,他不緊張。當銀行將借貸徵信部門改以超級電腦替代時,他不緊張。在第二波,甚至第三波的汱換風聲出來時,他都沒緊張。可是怎麼也沒料想到短短不到一季的時間,自己也跟著被汱換掉了。

覺得被銀行羞辱的他,在離職的那天偷偷帶走許久前,他曾經手的一份銀行平面配置圖的影本,同時決定,他要將他的錢,全部拿回來。

接著,就遇上同樣失去工作與銀行存款的我們。

 

 

拿著從垃圾堆裡蒐集材料製造出來的粗劣火藥,從銀行外圍的偏僻的一小角落,炸開不怎麼厚實的牆壁,一行人便魚貫的走入銀行內,依照計畫好的路線前進著。

很令人訝異的,這麼諾大的一間銀行,在金庫這麼重要的位置,居然沒有半個警衛看守著,連保全設施都是可以很輕易就閃躲過去,叫打算行搶的我們也大嘆不可思議。

應該是說,容易的讓人心驚,彷彿是銀行設下一場安排好的局,這等著我們自行入位。

好不容易解開金庫保險箱的密碼,開心的進入金庫內,之後的記憶就全無了。

 

 

空間還是不斷的向內壓縮中,透著暗淡的紅色光芒,驚恐的發現自己身體的線條,像是被分解開一般開始模糊化、向外邊擴散開來。

「這到底是什麼鬼地方!」驚恐的我,開始用力拍擊著壁面,卻發現分解的速度隨著我的拍擊提升,而且意識彷若被什麼東西拉扯著,逐漸的被抽離,在看著雙手已粉碎的意識裡,猛然想起一直存在心中的問題─傑這樣無論從各方面來看都是滿分的優秀人,怎麼也會被淘汱呢?

 

 

 

兩條人影站在一台龐大的機械旁邊,只見立在他們眼前的,是一個嶄新的機器人原型,雙耳上還看的到剛掛上去的紅寶石耳環,折射著耀眼的光芒。

其中一人滿意的微微笑,轉身面對站在他後面畢恭畢敬的人,讚賞道:「你這個月的表現很好,董事長很滿意你的業績,雖然最近找到的人只能分解重組成兩塊金塊,不過光是由其意識漂白後,安裝進處理器原型所做成的智慧型機械人,其利潤就夠讓銀行今年的成長額再創新高了。」

隨著話語告一段落,機器內傳送出三塊金塊,緊接著機器人的耳環閃過一道紅光,穆然的機器人張開了雙眼,望見眼前面向著它,一直靜默不語的人,疑惑似的開了口,猶豫的喊了一聲:「傑…?」

得到的回應,是被喊的人拿著遙控器向它按下按鈕,強制執行處理器reset的動作。

「很好,J72113你可以下去了,今年可以向公司提出更換全新零件的申請,記得在年底前申請,不然下個年度就沒有用了,你這身舊的可以的配備,也都該升級了。」

傑…不,應該是J72113用著親切的笑容,向他行禮後便轉身離開,從頭到尾,都沒再看那機器人一眼。

J72113離開後,那個人面對著機器人自言自語了起來:「真想不透現在人怎麼反而比較喜歡智慧型機器人,不過是用台機器將傻傻送上門來的人,抽出意識轉放入機器人的處理系統而已,製造成本低廉,還能順便將人體分子重新排列成黃金,難怪高層人員都喜歡戲稱它叫金棺。像J72113這樣子的舊型機器人才是科學上的大發明,判斷永遠是百分之百正確的,怎麼反而滯銷呢?無怪乎銀行是愈來愈賺錢了…」

創作者介紹

紫彧

Eni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